NNN子

名为咸鱼的菌类生物

今天份的沙雕图片
突然看到的梗2333
实力派搞笑辣鸡画手|ω•`)

( ॑꒳ ॑ )

大半夜突然看到童话镇的歌词:杰克他有竖琴和魔法
hiahiahia
突如其来的蜜汁脑洞
面具上的太阳标志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 ॑꒳ ॑ )
诶嘿嘿嘿

今天也是个生活在底层的画手呢〒▽〒
动作参考形象参考看p2p3
诶从来不会画背景的我哭唧唧

【翻糖人偶】

【翻糖人偶】
原创!平行世界!翻糖师私设会有bug!
orz存稿防止丢失,不打tag应该没人会看见
错字都怪输入法(?)
万一翻到了别看啊!
不用理我的!
————————————————
呐,你知道吗?
每个翻糖蛋糕师都有一双被上帝亲吻过的双手。
他们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可以把本来就精致可爱的蛋糕做成活灵活现的各种模样。
而被翻糖蛋糕师倾尽心血而制作出来的翻糖人偶,会获得灵魂复活的哦。
所以,作为一个翻糖人偶来到这个世上的我,能真正睁开眼睛去看看这个世界,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吧。
————————————————
“有请这一届国际一级翻糖师评选大赛的冠军上台发表获奖感言——”女主持人穿着红色的礼服在台上大声的宣布。
随着众人的热烈的掌声,主持人身边一位捧着奖杯和证书的女士接过了话筒。
“首先感谢这次大赛的举办给我这么一个可以展示自我的舞台,感谢在比赛期间我的亲人朋友对我这份爱好的支持和理解,感谢在比赛中认识的新朋友们的相互鼓励和评委老师的认可,也感谢大家对我的作品与技术的肯定,谢谢大家——”老套的仪式和老套的台词,紧接着也是老套的热烈的掌声与欢呼。
“那么我们的冠军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您的制作心得吗?是什么给了您灵感让您做出这样惊艳鲜活的作品吗?”
“其实没什么特别的,但只要你对自己所热爱并创作中的东西发自内心的相信她是活着的真实存在的,那么她将会真的被你赋予上灵魂”
“了不起的想法!看来您是真的很热爱翻糖蛋糕的制作呢!那么可以说说您对未来的发展规划吗?有想过在创作一个比现在更好的作品吗?”
“想过,但是很可惜,我想我无法做出第二个一样的作品了”
“我的天!为什么?您的作品这么的棒,连各位评委老师们都非常都欣赏,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在我正式参赛前,一个偶然认识的朋友告诉我一句话:每个被赋予灵魂的翻糖人偶,都承载着创作者心中的梦。我希望以后可以做出更多的作品来展现别人的梦,但是我自己的梦,有她就好了,她就是我内心深处所憧憬的最美好的梦……”
她抱紧了自己怀中的奖杯,声音慢慢变小渐渐陷入回忆当中,几天前她和少女初见的时候……
—————————————————
“说完了?”
被各种制作材料填满的空间里,一个围着白围裙带着帽子和口罩的女人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着面前她刚刚做好的翻糖人偶。
这是一个她耗时几个月才完成的心血之作,为的是参加今年的国际翻糖师评选大赛。
为了贴合这次的翻糖主题“童话”她特意花了半年的时间研究各个国家不同风格的童话故事。
做出的这件成品,以古典风格为基础融合了部分西方特点的同时也保留下了本土的汉族风情的童话少女。
她对这个作品确实倾尽心思,当做自己的孩子来精心配置,相信它一定有着自己的灵魂,但是,当这个作品真的开口说话的时候!
她的内心只想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表面上她还是一脸镇定的看着面前“活”过来的翻糖人偶。
“是的”少女原地转了个圈圈,裙摆左右摇晃着好像一个真的童话公主。
她的手无意识的胡乱动作着,心情有些焦躁:“你是我的作品,我用来参赛的作品!还有一周比赛就要开始了,你有了灵魂可我的比赛怎么办!我不可能在短短的五天内在复制一个你出来,也不可能重新做一个作品!”
每个翻糖人偶都是独一无二的,因为翻糖师们不需要模具,从发丝到衣服的褶皱都是随机做出来的感觉,手感不同时间不同地点不同做出来的翻糖作品也都是有所不同的。
这个少女是她用来参赛的作品,能不能获得国际一级翻糖师资格证就看它了,可是人偶活了过来她不可能带着剩下用来衬托人偶的翻糖景物去参赛!这会使她变成一个笑话的!
少女有些疑惑,她不是很能理解她的创造者心里的烦躁,但是由童话风格诞生的少女也拥有一个童话般美好的心。
“抱歉,我并不是很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可以吃我的哦!甜甜的食物总会让人拥有好心情的!”
“你让我……吃了你?你知道自己再说什么吗?你现在是活的!我吃了你跟吃人有什么区别!”烦躁的抓抓头发,她现在急需一个解决方案,但眼前这个新生的翻糖少女显然帮不上什么忙。
“可是,作为食物最大的意义不就是被吃掉吗?看着品尝我们的人露出享受愉悦的表情,这就是作为食物的意义呀!”少女眨眨眼,微笑的说道。
“你不是食物。”她突然冷静下来,盯着眼前这个娇小的翻糖少女“你是一个翻糖作品,你不是食物,没有人会真正吃掉一个参赛的翻糖作品的,你们只会被摆在展示的玻璃柜里供评委和观众观赏并发出赞叹和认可的声音,所以你不会被吃掉。”
“……”少女睁大眼睛看着她,似乎有什么想说的。
“我依旧可以去参赛呀!你不要难过了,只要大家都发现不了我有了灵魂就好了呀!对不对!”
“理论上这样是没问题的,不过你被关在玻璃柜里的时候难道不会憋的难受吗?但从你活过来的那一刻开始你就不可能安安静静的做一个人偶了。”
少女拂了拂自己的裙摆,抬头看着她的眼睛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没问题的!我本来就不用呼吸的呀!而且除了你别人不会看出来我的异常的!”
她还是有些犹豫和顾忌,但是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也只能边走边看了。
“那个,在参赛之前,你能带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吗?”
“……”
“不,不可以吗!不可以也没关系的啦!我留在这里也蛮好的!”
“……没关系,想看就看吧,但是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毕竟我可不能带着一个残缺的作品参赛。”
“谢谢关心!”
接下来的几天,她把少女单独放在一个小巧的玻璃展柜里随身携带,这样既能随时看到少女是情况也能让别人以为少女是一个精致的装饰品。
虽然单单是定做玻璃展柜和查找游玩攻略指定计划,就消耗了两天的时间。
不过还好,她们还有三天的时间可以完成计划书上的内容。
第一天她们一起去了水族馆见到了各种海洋生物,少女一直开心的欢呼让她把自己举的离水族馆的玻璃更近一点。
她的心里有些担忧又尴尬,她既害怕别人发现手中的翻糖人偶是活的又怕少女这样“不知轻重”的乱蹦会磕到自己哪里,虽然有少女再三的保证自己在别人眼里依旧只是一个不会动的翻糖人偶,她还是觉得很尴尬。
就仿佛自己是一个神经病一样的举着一个装着翻糖人偶的装饰柜靠近隔离玻璃并且还自言自语,在别人看来绝对是她的脑子坏掉了!
“你小心点!”这是她第n次的叮嘱了。
“我知道的!哇!你看那条鱼好大呀!那是什么?”
“……那不过是只小海龟而已,因为你的体型小才会觉得这么一直海龟很大,比他大的鱼多的去了。”
“哎——这样吗?哇啊!那只那只!那条黑色的比海龟大好多好多倍的的是什么鱼啊!”
“那个应该是小虎鲸,我在书上看到过它的图片,应该没错。”
“你以前没有来过水族馆吗?”少女歪了歪脑袋,回头看着她。
“……没有,小时候家里的大人很忙没人带我来,后来长大了些又觉得来这里会耽误学习,再后来工作了自己也变得忙起来了,也就没时间来这里了。”
“那没关系呀!今天你不是跟我一起来了嘛!那就趁这次难得的机会一起好好的逛一遍水族馆吧!”
那一天她们一起玩了很久,逛遍了水族馆的各个角落,把馆内所有的水生物和动物表演都看了个遍,同时用相机记录下来各个或美好或搞怪的瞬间。
第二天去的地方是游乐场,买完票一进去少女就指挥着她要直奔过山车,不过很可惜因为少女的特殊存在她们没有办法一起乘坐过山车。
在排了很长的队伍终于快到她们都时候,过山车的管理员对下一波的游客在讲注意事项。
“各位游客朋友们好,下一趟的过山车即将开启,请各位游客将您随身携带的包包、手机还有挂饰与项链放到存放处存放,以免在途中出现高空坠物或者挂饰项链将您的皮肤划破的情况,请戴眼镜的游客在登上过山车后摘下眼睛放入车内的安全窗口中——”
她跟少女对视了一眼,叹了口气“看来是不能带上你的,不然咱们去玩别的吧,过山车确实是有些危险了。”
“唔,没关系啦!我还是想玩!虽然我不能玩但是我可以看着你玩呀!”
少女挥挥手,指着过山车的登入口说:“你也很想玩的吧!难得的一次体验机会可不能放过哦!反正作为我的创造者,你感受和体会到的东西我也可以感受到的哦!所以为了我你去玩吧!”
“……真是……什么歪道理啊……”她揉了揉额角,似乎是打算放弃但是对上少女闪亮亮的眼睛又心软了“好吧,就这一次!如果还有什么不能带上你的项目我是不会在去了!”
“知道啦知道啦!你最好了!万岁!”
一圈过上车下来,她的腿都有点软,走路飘飘的拿起自己的包和里面的少女。
“内个,你还好吧?”看着这样的她,少女有些担忧。
“还好……还好……话说回来,你不是能感受到我感受的东西吗!那现在你感受不到我难不难受吗?”
“额……啊哈哈!咱们去坐摩天轮吧!那个摩天轮看起来好漂亮啊!”
看着明显有问题的少女,她眯眯眼并不打算继续追问,虽然觉得晕乎乎的很不舒服,但是在一趟过山车中毫无顾忌的尖叫下来后,觉得这几日的郁闷都好了很多。
这个游乐场的摩天轮是全国最高的摩天轮,据说在夜晚这个摩天轮升到最高的地方时可以看遍整个城市的夜景。
不过很可惜,现在是下午两点多一些,离夜晚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过即便如此在摩天轮的最高点也依旧可以看到从城市中流淌而过的几道河流。
“呐呐!你快闭眼呀!”
因为没人,少女被从隔离柜里抱了出来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晃着双腿。
“啊?为什么要闭眼?”视线从玻璃窗外移到少女的脸上,她的语气很是疑惑。
“因为传说当摩天轮升到最高处时许愿的话,一定会实现的呀!”少女歪歪头,看着她的眼睛继续道“你该不会宅到连这个传说都不知道吧!”
“怎,怎么会!不过是些哄小孩的玩意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嗯嗯,你肯定是不屑于这种哄小孩的传说才一时间没想起来的啦!那你快闭眼啊!我也要许愿呐!咱们一起嘛!”少女撒娇的声音充斥着摩天轮内狭小的空间。
“知道了!你还真是个小孩子,权当陪你好了!”
“诶嘿!你最好啦!”
闭上眼睛,空气里静悄悄的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对面的少女安静的就仿佛只是她幻想出来的一样,一瞬间心里有种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心慌使她睁开了眼睛。
看到还待在远处安静闭眼许愿的少女,她轻笑了一下再次闭上了眼睛。
‘如果愿望真的可以实现的话,我希望可以得到大赛的第一名!当然……我也不介意跟这个孩子继续生活下去,毕竟……她也是我创造的不是吗!’
睁开眼睛,发现少女早就睁着眼望着她了。
“你许了什么愿望?”她问到。
“才不告诉你嘞!愿望说出来就不灵啦!”
“噗,是吗?”小孩子天真的语气逗笑了她,不过按照出生的时间来看少女也确实是个不到一岁的“宝宝”了。
少女看着突然笑出声的她也笑了:“你看!还好我没有告诉你我的愿望!现在它就实现啦!”
她愣了一下“实现什么?你许的什么愿?”
少女绽放了一个大大的微笑:“我希望,你可以永远永远开开心心的生活着!”
“……谢……”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要下去了,只好急忙讲少女装入展柜收好。
后来在少女的好奇下她们又尝试了很多设施,回到临时住所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洗漱完毕的她躺在床上很久不能入眠,白天发生的事一件件的在脑海中回放,最后在即将陷入睡眠时她看向少女睡觉的方向,悄悄的在内心说完白天的话。
‘谢谢你……我亲爱的小朋友……晚安’
看不见的黑夜里,熟睡的少女嘴角的微笑又加深了几分。
第三天,她们一起在床上偷懒睡到了中午才起床,吃完午饭拿起前一天买好的电影票慢悠悠的前往影城。
这是她们商量好的计划,比赛的前一天还是要好好放松一下的,既不能玩的太多以免第二天因为休息不够而导致状态不佳,也不能一直在房间里瘫着毫无活力影响到第二天的比赛心情。
所以她们决定今天要一觉睡到自然醒然后一起去影城看最新上映的片子《翻糖少女》,据说是本年度的最佳影片,很有意义又不失趣味的一部片子,网上评价基本都是值得一看。
买了爆米花和可乐,坐在影院的时候人很少,到开始放映的时候场内才坐了不到一半的人。
也是,毕竟这部片子半年前前就出了,到现在大多数人是早都看过的和在家里联网看的,现在能来不是来重温的就是像她这样隔了很久有空了才来看看的。
这部片子是一部现代玄幻类的片子,特效处理方面都非常的不错,讲的是一个翻糖人偶被制作出来后因为她的创作者不满意在即将被销毁的时候觉醒“活”了过来,于是借助着其他食材小伙伴帮助跌跌撞撞的逃离了这里,但是外面的世界很大,坏人很多想她这样跟个小精灵一样的生物虽然有人会害怕但是有的人也会生出拿她赚钱的想法,于是一场关于一个新生的人偶在新认识的人类朋友和动物植物朋友们都帮助下跟坏人斗智斗勇的日子展开了。
在这个过程中,她认识了世界美好的一面也了解到了不是每个看上去友好的人都可以相信的道理,她从昆虫朋友的身上了解到生命的短暂与意义,从动物朋友的身上看到了母爱的伟大等等,最后的结局有些悲伤,虽然坏人没有抓到她,但是作为一个翻糖蛋糕,哪怕她拥有了意识和灵魂,身体的本质还是不会改变的,她最因为保质期的缘故坏掉腐烂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没有哭泣流泪,反而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仿佛在向这个教会她很多东西和认识的所有朋友们帮助她的道谢,她是带着对这个世界的感激离开的。
她们从放映室出来的时候谁都没有说话,两人一路沉默的回到了住所。
等关上了门,少女从展柜里走出来时她才犹豫的开口道:“你……会像电影里那个人偶一样……消失吗”
少女愣了愣,随即又笑了起来:“不会哟!那是人类自己幻想的剧情啦!只要我还有存在的意义,那么我就用一半不会消失的呀!”
“我记得你说过……你的意义是被吃掉?被吃掉的话怎么会还活着!”
“噗!那是逗你玩哒!因为看你不开心才想转移话题的!要知道每个被赋予灵魂的翻糖人偶,都承载着创作者心中的梦!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呀!”
“每个被赋予灵魂的翻糖人偶,都承载着创作者心中的梦……吗?”她喃喃自语道,随即便起身去往卫生间“今天早点睡吧,明天我还要比赛你也要养好精神不能让人发现破绽的。”
“嗯!”
夜晚的星空中划过了一颗流星,向着她的方向划过又突然消失,仿佛落入了她的梦里一样。
这个夜晚,她梦到了自己还小的时候,有很多想要去的地方却总是被家人种种忙碌要好好学习的理由关在家里看书,有一天家人出去的时候一个精致的小姐姐敲开她家的窗户带着她玩遍了所以想去的地方。
一觉醒来精神饱满,回忆到梦中的内容,那个精致的小姐姐不就是还躺在自己的小床上睡觉的少女吗。
比赛进行的很顺利,可能因为她的作品真的拥有着灵魂,所有评委老师都赞不绝口的夸她的作品尤其在任务上非常的富有灵性,仿佛活过来一般有自己的个性。
不出所料,她拿到了证书也拿到了冠军,在颁奖仪式上她边说着获奖感言目光边扫过坐下的所有人——她的父母和兄弟姐妹,还有那些曾经总是制止她做各种事情的亲人。
唯独不见的是那个比赛结束后就一直悄悄跟着她的少女。
匆匆结束了这场颁奖典礼,借着身体不适的理由她赶回了自己的休息室——没有。
她跑向存放作品的场地,在自己的作品那里,精致的人偶少女力在精致场景中翩翩起舞,精致的就仿佛下一秒真的会活过来在人前跳上一枝梦幻的舞曲一般……
“框——”
她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楞楞的看着展柜中的人偶——那个总是充满活力叫她去各处玩耍的少女已经离开了,留在这里的是原本的没有活过来的一个翻糖蛋糕。
眼泪一滴滴的掉落在地上,她仿佛听到空气中少女依旧活泼的声音“要永远快乐的生活下去呀!”
是呢,每个被赋予灵魂的翻糖人偶,都承载着创作者心中的梦,她的梦就是能像个普通的孩子一样去游乐场去水族馆跟着在意的人一起去看场电影一起赖床……这些都实现了,那人偶的灵魂也就没有了继续存在下去的意义……于是少女也带着对她最美好的祝福离开了这个世界。
“求求你……回来啊,我需要你的……明明,我明明有许愿希望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的!对不起,你不是我的一个作品,对不起我们是朋友啊!没有你的话以后都不回开心的……对不起……对不起求你回来……”
她不停的祈祷着奇迹的再次发生,但是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出现。
最后她想官方申请讲自己的作品带回了家,浑浑噩噩的在家里带了一个星期后被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实在看不下去的妈妈赶了出来散心。
她一路漫无目的的走着,无意间竟然走到了她家附近的游乐场,看着游乐场中的过山车她买了张票开始排队。
排到她的时候旁边还缺一个人,她低头想着自己的事情时耳边响起一个声音:“你好,请问我可以坐在你身边吗?”
熟悉的声音让她猛的回头,看见身边的少女已经自觉的坐在她的身边系上了安全带,少女扭头看向她的时候在她充满惊喜和不可置信的目光下露出一个微笑:“以后,我可以一起陪你做过山车了呦!不仅如此!以后所有的事情我都可以陪着你哦!”
她也笑了,彻底放下心来,没有过多的询问只是在发车前轻轻的说了一句“谢谢你……”

【杰佣】我回来了

头脑混乱常年近视经常会出现错别字啥的,虽然自己会再看一遍捉虫但是有时候就会漏掉那么几个……
文笔一般脑洞也不新颖就是想写写自己喜欢的cp
感谢各位看官的阅读!♥
——————正文——————
“我总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艾米丽小姐。”

这是奈布醒来的第三天。

艾米丽站在奈布的病床前正在病历本上记录着些什么,听到奈布的话手下的笔顿了顿,接着又若无其事的继续写东西。

“不要想太多奈布先生,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能从那样可怕的地方逃出来,失去那些可怕的记忆没什么不好的。”

奈布晃了晃脑袋,他的头上缠着一圈圈的纱布,身体上也到处是伤痕,他还隐约记得自己是一名佣兵,大多数都伤痕都是以前执行任务时留下的,但是有的一眼就能看出是新生的疤痕,他怎么也回想不起到底是怎么造成的。

听说他跟艾米丽小姐和艾玛小姐,是被一个侦探先生从一锁废弃的大庄园里救回来的,被救出来的的大家都对里面发生的事闭口不提,有恐惧有悲伤,似乎是受到过极大的创伤。

但唯独只有他,没有在庄园时的所有记忆。

无论他如何向艾米丽或者艾玛小姐请求,她们都不肯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说的最多的就是像艾米丽小姐刚刚说的那样……

可是,他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到底是什么呢?

想不起来了,勉强去想只会让自己的脑袋乱成一团,但是不去想的话又会觉得非常的心慌。

“还真是麻烦啊”

奈布叹了口气,一只手在包着纱布的头上揉了揉。

一直这样下去可不好。

他这么想到,觉得既然是重要的东西就总是要找回来的,哪怕没有人愿意给他提供一丁点的线索。

“咚咚咚”病房的门被敲响,问外是艾玛的声音“奈布先生!我可以进来吗?”

“当然可以!请进!”奈布对着门口回答道,扭头看了眼墙上的钟表,嗯,已经到中午该吃饭的时间了。

“午好奈布先生!今天的午餐是特制的牛排!还有一杯新鲜的橙汁作为饮品哦!”艾玛推开门,最先来到奈布身边的是她充满活力的声音。

“谢谢”奈布结果艾玛手中的饭盒道了声谢,揭开盖子看到里面精致的餐点时有些愣神。

“怎么了?是觉得不和胃口吗?”

“不……很精致的午餐,让人食指大动……但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裹着纱布的手轻轻的摩擦着饭盒的边缘,突如其来的的想法让他觉得有些奇怪。

“少了点什么?唔,难道是艾米丽忘了放盐吗!”

“不是的!不是这个!很抱歉,我有些难受……头晕晕的,可能是因为失忆对一些东西变得敏感起来了吧”

在努力的回想中并没有想起什么,他有些失落的叹气。

“……你会找回记忆的奈布先生,但至少不是现在,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养好身体,再把以前受过的战争后遗症好好调理调理,毕竟你年纪轻轻总不能在日后成为一个走三步喘两步的肾虚少年吧!”艾玛试图转移话题般的冲奈布调笑道。
“噗……那个,艾玛小姐有什么非常在意的人,在意到哪怕忘记也会觉得在意的人吗?”
“非常非常在意的人?唔,那大概就是艾米丽吧!她是我的天使我的良药,我爱她呀!所以我才不会忘记她呐!好了好了,快吃吧!如果凉了的话艾米丽又要嫌弃我不好好照顾你啦!”艾玛摆摆手,帮奈布摆好了餐巾和刀叉。
“谢谢!这种事情我自己来就好!毕竟我又不是瘫痪来着。”
明明每天到饭点都会经历一次艾玛的贴心的照顾,奈布还是非常的不适应和尴尬。
哦,老天!作为一个佣兵哪怕他受了重伤也不应该让一个女士这样照顾他啊!
况且……明明是艾米丽小姐让艾玛小姐来照顾他的,每次艾米丽小姐来给他换药的时候都会“公报私仇”的在包扎的时候暗暗用上几分力度orz。
吃完午饭,奈布依旧在艾玛强制要求休息下躺会病床上,看着艾玛收拾完餐具后跟他告别离开。
他把头转向窗户,外面的景色很美,他的病房在二楼而且床位靠窗,很轻易就可以看到楼下一大片的玫瑰花田。
艾玛正在花田里忙碌。
按照艾米丽的说法是:我们可没钱给你付这些床位和医药的费用,为了给你治病我和艾玛在免费给医院当苦力好吗!每天看着艾玛大太阳下在花园里工作都很心疼的诶!
一只手搭在窗户上,蔚蓝的眼睛看着下面的花田有那么一丝丝的恍惚。
那种总觉得缺点什么的感觉又上来了,玫瑰花应该配上红酒……然后,然后还应该有个身材修长的绅士!
是的,这些东西是用来搭配和衬托以为绅士的,他的脑海里隐约可以想起那副场景,以为绅士在玫瑰园里品尝着红酒他的身边还有个人……那个人——是他自己。
他努力的回忆想要看清自己身边人的脸,直觉告诉他这个人对他非常重要,可是一次次的试图碰触也只能用模糊的视线看到他脸上的面具。
然后,他看见那个绅士从座位上站起来弯下腰,隔着面具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吻后转身离开,他伸出手努力的想要抓住什么,嘴张得老大想喊那人停下却始终发不出声音。
走在前面的人似乎察觉到什么,停下转身看向奈布,他很惊喜以为那位绅士会回来,然而那团已经走远的虚影向他挥了挥自己怪物般的利刃爪子,明明隔着层面具,他却仿佛听到一句离他很近很近的声音:“再见,我亲爱的奈布·萨贝达先生,愿你在外面过得愉快。”
他楞楞的看着那团虚影彻底消失,眼泪一颗颗的砸在地上也不自知,知道他听到艾玛的声音才恍然醒来。
“奈布!奈布先生!您还好吗!快醒醒!艾米丽!艾米丽!”
缓缓的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满脸焦急的艾玛,扭头看了眼四周才发现自己竟然靠在窗边睡着了。
他张张嘴本想安慰一下艾玛告诉她自己没事,却发现脸上未干的泪痕却想起梦里那个看不见面容的男人。
这时艾米丽已经匆匆赶了进来,艾玛看见奈布醒来已经不那么着急了,但看到艾米丽时还是让她来检查检查奈布的身体。
一切检查完毕,艾米丽收回手中的仪器对艾玛说:“你别太着急,这家伙现在的身体壮的像一头牛!况且不是有我呢吗,看在艾玛的份上我也不会让他有事的。”
“你们的关系可真好”奈布躺在床上看着这疯狂发狗粮的两位笑到。
“没有啦!你跟杰克先生才——”
“艾玛!”
那么一瞬间艾玛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艾米丽打断,但这并不妨碍奈布听清了她说出口的话。
“我……和杰克先生?杰克是谁?杰克……杰克是谁!”非常熟悉的名字,仿佛曾经被他天天挂在嘴边,努力的回想着从仅剩的记忆力翻找着想要找到跟这位“杰克先生”曾经有关的回忆,但是没有,怎么努力都没有,就仿佛梦里的一切和这个名字的存在都是幻觉,都是他自己幻想出来的一样。
不是的,他是存在的!
奈布在内心这样告诉自己。
他抱着头开始发出了声痛苦的呻吟,随后咬紧牙关在床上颤抖,胳膊和额角的青筋暴起满头大汗,艾米丽跟艾玛在一旁急得团团转。
“放松!放松奈布!不要去想了!你会崩溃的!”艾米丽在自己的医药箱里翻找着镇定剂,但越是着急越是找不到,慌乱间竟然碰翻了医药箱,药物用具撒了一地却也唯独不见镇定剂的存在。
“奈布!”
艾玛一声惊呼,只见刚刚还在颤抖的奈布已经软趴趴的倒了下去。
最后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扶住他的艾玛听到了他的一句“对不起……杰克先生……”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艾米丽爬在他的床边睡着,艾玛则靠在艾米丽的身上熟睡。
他起身的动静让艾米丽醒了过来,看见他醒来只是冲他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小心的扶着艾玛躺在隔壁没有人的病床上盖上被子。
“感觉怎么样?哪里不舒服吗?”
“不,谢谢。我是说,谢谢你跟艾玛这段时间都照顾。”
“哦?”艾米丽挑眉“你都想起来了?”
“嗯……”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要回去,回去找到杰克!”
“万一他已经在最后那道强光里死了呢?你还打算回去吗?”
“不会的!我们都能活下来不是吗!我必须要回去找到他,我不能让他一个人待在庄园里!”
“啧,那你自己去吧!好不容易逃出来,我可不想艾玛在回去受罪!”
“可是那里不是还有里奥吗?艾玛小姐的父亲……”
“……好吧,我也不想看到艾玛伤心,更不想让她怪我。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艾米丽摊摊手,无奈道,虽然她本来就是这么想的。
“现在!”
他等不了了,杰克也等不了的!他不敢相信以为他可能死掉的杰克在庄园里会怎么样!他必须立刻马上就赶到杰克的身边去。
虽然很突然,但看在奈布恢复的差不多的份上艾米丽还是同意了,她叫醒艾玛带上自己的东西与医院告别。
然后他们接住当初带他们出来的那位侦探先生的帮助又回到了庄园。
当他们踏入庄园大门的那一刻起,庄园内的求生者和监管者们都有所微妙的感应,杰克则是瞬间冲出房间冲向大门的方向,里奥也放下了手中刚抓到的求生者跑到大门去。
两人同时抱住了自己日思夜想的人,里奥和艾玛都是两眼泪汪汪的望着彼此,似乎在通过眼神来抒发这些日子的离别之苦,里奥抱着自己的宝贝女儿不停的说着“爸爸好想你”“爸爸的小甜心”之类的话,倒是把艾米丽看的有些吃味。
杰克在抱到奈布的那一刻起就没停止过肩膀的抖动,奈布想回头看看这位绅士是不是哭了却被用力的按住了头靠在杰克的肩膀上,沉默了好一会杰克才从激动的状态中慢慢平复下来。
奈布听到他在自己耳边说了一句“真好,你回来了……真好,你没事……”
他伸出手同样回抱住杰克,紧紧的抱住:“我回来了……”

昨晚肝的线稿,今天肝的上色!
吹爆奈布的感染皮!
活了这么多年最欧的一次有木有!
试了一个有遮挡阴影和没有遮挡的!
感觉都不一样!
最后一张是今天早上摸的水彩阿黄拟人,本来这个皮应该是深蓝结果因为上次画奈布剩下的绿混进去了,阿黄又变绿了(;ω;`)
水彩方面我还是个刚入坑不久的辣鸡萌新,轻喷轻喷(;ω;`)

奈布!
开始学习水彩的过程!
希望以后会画的好看诶!